蛇的宠爱(徐念儿张新竹)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(蛇的宠爱小说免费阅读)蛇的宠爱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蛇的宠爱_蛇的宠爱免费阅读小说

蛇的宠爱(徐念儿张新竹)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(蛇的宠爱小说免费阅读)蛇的宠爱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(蛇的宠爱)_蛇的宠爱免费阅读小说

小说介绍

《蛇的宠爱》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,最近更是异常火热。《蛇的宠爱》主要讲述了徐念儿张新竹的故事,同时,徐念儿张新竹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。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,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,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。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,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。…

免费试读

我爷爷奶奶特别重男轻女,从我记事起,他们怎么看我都不顺眼。

就算我爸妈在市里安家,不经常回老家。

他们还是时不时找上门催生,各种撒泼打滚,各种谩骂。

我爸妈也挺努力的想生一个儿子,这么多年,我家中药味没断过,医院定期跑,我爸妈还试过试管。

爷爷奶奶到处求香拜佛,搞各种生子秘方,可他们身体没有问题,却再也没有怀上过。

我爸骨子里,也是喜欢男孩的,别说抱我,连话都少跟我说。

但在外面看到别人家的男孩子,他就特别热情,会抱会亲,所以我家附近所有人都知道,我爸妈想儿子想疯了。

对了,我就叫徐念儿。

一直到我妈四十,做了几次试管都流掉了,身体损伤太大,我爸妈才消停一点。

爷爷奶奶却没有消停过的,时不时带着亲戚过来哭,说他们年纪大了,要死了,连个孙辈都没有,死不瞑目,如何如何的。

在他们的眼中,我就不是他们的孙女,占了他们老徐家的子孙格,挡了他们孙子的投生路。

亲戚就劝我爸妈,领养一个男孩子,或者从本家过继一个。

我爷爷奶奶也同意,只要别人肯把孩子继过来,给他们捧灵摔碗,他们就把老家的房子,把我爸妈买的房子,全部留给他们孙子,还可以给人家父母钱,如何如何的。

可笑的是,他们说这些事情,从来都不避着我,好像老徐家的事情,跟我没有半点关系。

奶奶不只一次的骂我,老徐家把我生下来,把我养大,就是对我天大的恩,说我投到他们家,就是挡了她孙子的投生路。

我爸妈也从来不帮我说话,或许在他们心底,也认为我挡了他们儿子的投生路吧。

所以我从读免费师范开始,几乎都住校,工作后就住宿舍,尽量不回去。

过年我也是不回老家的,就我爸和我妈回去。

小时候我宁愿过年一个人在家里吃一个星期泡面,我都不会回去,更何况现在,我这么大了。

可就在今年过年的时候,我爸从老家带了一个老式的坛子回来,说是爷爷奶奶特意从祖坟里挖出来的,是徐家先祖发家的宝贝,一定能让我妈怀孕。

还特意打电话把我叫回去,一边兴奋的跟我说着这个坛子,绝对能让四十五岁的他,再展雄风,让我妈给他们老徐家续上香火。

我现在对这种事情都麻木了,听完看着同样眼带兴奋的我妈。

直接开口道:「哦,那你们努力,我回去上班了。」

可我爸妈却拦着我,说那坛子要老徐家的血脉,每天喂一滴血,还要我睡在家里,将坛子放在我床底下,让我这个姐姐给弟弟接床。

从我记事起,爷爷奶奶搞的这种事情,就多了去了,多离谱的都有,我理都没理就要走。

而且老徐家的血脉,我爸才是我啊,他们从不认为,我算老徐家的血脉!

我妈却一把拉着我,眼带着兴奋:「念儿,就几个月,你住家里就行了,我每天给你做饭,你也不用每天吃外卖。你不是想买房吗?」

「只要你按我们说的做,我和你爸给你两万块,让你买房。」我妈语气还挺诚恳的。

「我们是你爸妈,让你给我们做点事,还要钱……」我爸当时就骂我。

可我妈低咳了一声,就讪讪的笑了笑:「给就给吧,不过说好了,以后你有钱了,要还的。」

我确实一直想买个房子,小时候每次爷爷奶奶来,看我不顺眼,都是直接把我推出门。

说这是她儿子的房,她不想看到我。

从那时候开始,我就特别想要一套自己的房子。

这两年工作加兼职,我已经存了好几万了,我们这里房价低,首付要求也低,如果有这两万,再找同事借点,加我手里的能勉强凑个小两室的首付。

所以在我爸先转我一万块后,我就带了两身衣服回家了。

当晚我爸妈还对着那个破旧的坛子,恭敬的烧香上供,等弄好后,就拿出一根针,在我指尖扎了一下。

我本以为就是将血滴在坛子口就行了的,可我爸却让我将手伸进去。

那坛子就是那种老式陶制的开口坛,没有盖的,看上去脏兮兮的,也没有涮,带着一层厚厚的土灰,连那坛子碗口粗的开口处,都是些像是黏液的东西。

我原本不想伸进去的,那坛子口就比我胳膊粗一点,伸进去的时候,蹭到那些脏兮兮,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就感觉恶心。

这种坛子还有可能是用来捡骨啊,装骨灰的。

可我爸趁我不注意,一把抓起我的手,直接就塞了进去。

我正想抽出来,我妈就死死的抱着我:「念儿,你不想你奶奶要死了,你妈在她面前也抬不起头来吧。你就当帮帮妈,好不好?」

她说着,语气都带着哭腔了,我看着她脸上的皱纹和黄斑,还有耳后的白发,突然挺同情她的,也就没有再挣扎。

我爸将我的手,死死的压在坛子里,眼睛却盯着坛子外面,好像他能透过坛壁看到里面一样。

手才放进去的时候,明显感觉里面是空的,我也没在意,只是放了一会后,扭头看着我爸:「可以了吧?」

我爸双眼紧张而兴奋的盯着坛子壁,死死的压着我胳膊,恨不得将我整只胳膊都塞坛子里去。

「要多久……」我看着自己衣服上蹭着坛口有点像油,又有点像蜡的污渍。

可话刚出口,就感觉被针扎了一下的手指,好像被一个冰冷而温润的东西嘬了一下。

我吓得一个激灵,猛的想将手抽出来:「这里面是什么?」

「就一下!一下就好了!」我爸盯着坛子壁,一只手掐着我胳膊同,一只手压着我肩膀:「快了!快了!」

那坛子里的东西就嘬了一下,跟着就放开了,但那感觉太吓人了,整个人都发着毛。

我爸压得太紧,更何况还有我妈抱着我,胳膊抽不出来,顺着我爸目光盯着的地方,正想问我爸看什么。

就见脏污的坛壁上面,好像慢慢聚着水雾,将上面的土灰慢慢润开,像玻璃上被哈了口气一样,有两条蛇交缠在一起的浮雕出现在坛子上面。

我爸看得很兴奋:「这是真的,真的!」

他这会一把就将我胳膊抽了出来,抱着坛子整个人都兴奋的出了厨房。

我妈也立马推开我,跟着我爸急急的往厨房走,兴奋的道:「真的喂了血,就有两条蛇搓绳吗?」

蛇搓绳,就是蛇在交配。

他们直接就走了,没有一个人问我,刚才手伸到坛子里,为什么害怕,为什么尖叫。

我也习惯了,抬手看了一下被扎出血的手指,就见伤口已经没出血了,但发着白,明显真的被什么吮了一下。

正想着那坛子肯定是养着个什么,就听到厨房传来水哗哗的响声,我就好奇的看了一眼。

我爸妈接了两碗水,倒进坛子里,我正想着,难道坛子里是个会水的?

可跟着就见我爸兴奋的将倒进坛子里的水,又倒了出来,两碗水进去,沾了坛子,出来都不满,他将整个坛子都倒了过来。

怪的是,坛子里并没有什么活的东西被倒出来。

见我爸放下坛子,我也满是疑惑的进去看了一眼,坛子外面那两条扭缠在一起的蛇,在沾着水汽后,好像越来越清晰了,都能看到蛇身上的鳞片。

拿着手机往坛子里照了一下,坛子里面好像雕了什么,有个鲜红如血的东西,贴在坛子壁上,像是个蛇头,雕得还挺逼真的。

我正看着,就听到旁边传来咕咕的声音。

扭头一看,我爸妈居然将那两碗洗坛子的水喝下去了。

那水倒出来的时候,黑乎乎的,还带着很多浮尘,他们也不嫌脏。

我想阻止,可他们一下子就喝完了,到嘴的话就又吞了回去。

这些年,他们符水,香灰吃得也不少。

我小时候,倒过一次他们的香灰水,被我妈直接就是一通死打,骂我自私,不想让她生儿子。

她三十八岁的时候做试管,打排卵针,整个肚子积水肿得好像鼓起来的蛤蟆,动一下都要破的那种,整个人都浮肿。

那一年我还没工作,看她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,连扶着她上厕所,都要一步步的挪同,蹲下去就起不来。

我就劝她,不要生了,就算没有儿子,以后我工作了,我养她,让她不要在意我爸和爷爷奶奶的想法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小说推荐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leakdeals.com/chapter/10161.html

(0)
上一篇 2022年12月30日 下午12:54
下一篇 2022年12月30日 下午1:09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