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牡丹亭上知乎小说阅读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)最新章节列表牡丹亭上知乎小说阅读_(牡丹亭上知乎小说阅读)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牡丹亭上知乎小说

(牡丹亭上知乎小说阅读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)最新章节列表(牡丹亭上知乎小说阅读)_(牡丹亭上知乎小说阅读)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牡丹亭上知乎小说

小说介绍

「你是琼娘?我是你阿姐啊!怎得连我都不认识了?莫非这痴症越发严重了?我给你小外甥换尿布呢!你扯我干甚?」她还想回去,可宝珠扯着她不放,一双又大又圆的眼里满是泪水。「我叫宝珠,你是谁的阿姐?不顾家里人的死活,既八年都不曾来,今日为何要来?来了为何又要将阿娘阿爹气倒了?」玉娘身子一僵,脸上的慌乱一闪而过。「什么宝珠?你是琼娘,姐姐这些年是有苦衷的……」宝珠不愿再听她说下去,扯着她到了院里,房里的人便都…

免费试读

「你是琼娘?我是你阿姐啊!怎得连我都不认识了?莫非这痴症越发严重了?我给你小外甥换尿布呢!你扯我干甚?」

她还想回去,可宝珠扯着她不放,一双又大又圆的眼里满是泪水。

「我叫宝珠,你是谁的阿姐?不顾家里人的死活,既八年都不曾来,今日为何要来?来了为何又要将阿娘阿爹气倒了?」

玉娘身子一僵,脸上的慌乱一闪而过。

「什么宝珠?你是琼娘,姐姐这些年是有苦衷的……」

宝珠不愿再听她说下去,扯着她到了院里,房里的人便都跟着出来看热闹,屋里终于清静了,我让三兄带着郎中去看诊。

「宝珠,还不松手?」眼看两人就要撕扯到一处了,我怕宝珠吃亏,宝珠包着两包泪,哭哭啼啼松了手,站在我旁边可怜巴巴像只小狗。

刚开始那几年过得苦,有时候吃了上顿没下顿,我剩了口粮给她吃,将她养得白白嫩嫩团子般,从不舍得她掉一滴泪,今日旁人竟要打她?叫我怎么忍?

「这家做主的如今是我,诸位有事同我说。」我摸了摸宝珠的发顶,她便更委屈了,瘪着嘴不停地掉泪。

「你是谁啊?竟连我尚书外甥家的主都做得?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。」说话的妇人四五十岁,膀大腰圆,该是阿婶的娘家人。

一群人开始附和,七嘴八舌吵得我头疼。

「你是何人?敢在我温家撒野?」玉娘开了口就是呵斥,我当年不过一个粗使丫头,她自是早不记得了。

「首先我不认识什么尚书,其次这院子是我租的,契书就在我柜子里,大概约莫暂时它也只能姓陈,再就是我并没有你们这样的亲戚,你们来我家可递了名帖?得没得到我的许可?既都没有,我能不能去衙门告你们私闯民宅?」

「退一万步讲,即便如今温家人和我住在一处,不管是要升官还是想发财,若是你们所说的尚书是温家大郎君,难道不该去京城的尚书府寻他?来这里逼他的父母兄弟又算什么?消息这么灵通,温家当年落难时知不知晓?我知,定然都是知晓的,自然是各家都有自己的难处,温家都能体谅理解,这些年温家人可上过你们的门?人要脸树要皮,摸摸你们的脸皮,有没有城墙的砖厚?撕下来能不能将城墙加高五尺?今日竟还敢寻上门来?不要脸的我见过,这般不要脸的实属难得,你们过往所做之事,温家大郎忍了便罢了,若是不忍呢?」

「得亏温家人有修养,我若是温家人,今日既得了势,就将往日那些冷血看热闹的亲戚,一个个放油锅里炸了听响解气,再不然也抓去大牢里待个三年五载,谁家还没点不足为外人道的庵脏事儿啊?随便寻两三个有何难的?」

「孩子不懂事,一把年纪胡子都快长到腰上了,黄土都堆到了脖根儿下了也跟着不懂事儿么?这时候难道不应该夹起尾巴来做人?养精蓄锐的道理懂不懂?或许过个几代温家就将旧事儿都忘了呢?总得给后代留条活路不是?你们倒是狠,将自己的路堵了,将你们家后代的也一并堵死了。」

「我只听过恩将仇报,可从没听过仇将恩报的,我若是你们,定然现在立刻就回家去,日日烧香盼着温家大郎君将我忘了才好。」

一番话说得我口干舌燥,幼时我在村里吵架,能不换花样地骂一个时辰也不觉得累,如今真是上了年纪,说了这几句就觉得累了。

「你是哪里来的丫头片子?我是大郎的嫡亲舅舅,他莫非连舅家人也敢欺辱?」

这就是那位土都堆到了脖根儿下的。

「因是亲舅才显得更可恨,当年要被杀头的莫非不是你的亲妹子妹夫?不是你的亲外甥?你是如何狠得下心的?至少去牢里看一眼总做得到吧?当初既不顾亲情人伦选了明哲保身,今日就更没脸站在这儿做什么舅舅。」

「大郎君已不是当年的大郎君了,若还想拿亲情血缘威胁他,怕是再不能了。他能孤身一人走到今天,你还觉得他是个好惹的么?回去喝点药醒醒脑吧!」

不过一瞬,院里的人已走了七七八八,留下的几个都是跟着玉娘的,她是温肃嫡亲的妹妹,要如何是他温家的事,我不愿再多说。总之人既不要脸又觉得自己轻易不会死,那她大概已经天下无敌了。

郎中恰巧出来了,我询问了阿叔的伤,只是岔了气,贴两幅膏药休息两日便好了,阿婶却是气急攻心,需先吃药调理。

三兄跟着去抓药了,家里被折腾得不成样子,待我和宝珠二兄收拾完,天都黑透了,玉娘将同来的人打发走了,却带着吃奶的儿子牢牢地占着我和宝珠的床。

晚上熬了粥,现买了包子,她吃得理直气壮。

我本想回铺里,怕她又将两个老人气出个好歹来,便准备和宝珠阿婶挤一张床,又在书房里给三兄搭了张木板,铺了两层褥子拿了一床厚被子。

二兄和阿叔挤在另一张床上。

不想我们还没睡下,玉娘哄睡了孩子,她又来了。

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,声泪俱下地叫了声阿娘。

阿叔该是听到了动静,扶着腰带着二兄同三兄来了,我本欲避出去,可二兄不让,让我在床上坐着。

一家人站的站,坐的坐,只玉娘一个跪着,阿叔叫二兄搬了张椅子给她,要她坐下。

阿叔靠着三兄的肩头坐着,我和宝珠跪坐在床上,衣服还没来得及脱,阿婶起不了身,闭着眼睛躺着,眼窝里盛了两泉泪,看着让人心疼难受。

宝珠掏出手帕给她阿娘擦,嘴里喃喃地唤着阿娘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小说推荐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leakdeals.com/chapter/1461.html

(0)
上一篇 2022年12月4日 上午1:54
下一篇 2022年12月4日 上午2:09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